傲然的生命

来源:伊犁垦区报 时间:2018/7/6 13:50:00 点击:
马福友

  怪榆林,怪在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霜雨雪后,它外形的奇特。大西北冬季荒寒,冬草不足,牲畜只有啃树皮和树枝,以维持生命。于是当地牧人就在春天砍剁树的主枝,让其生长出无数侧枝嫩条,供养家畜过冬。这已经成了牧民冬季养畜因地制宜的办法,可能延续有数百年了吧。从粗壮的树干和层层叠加的树皮,就知道它所经历的坎坷和时间的久远。
  这倔强的榆树,被砍去了主干也阻挡不了它对蓝天的渴望,拼命地从被砍处生长侧干旁枝。
  这固执的榆树,浑身上下被牲畜尖利的牙齿咬噬得伤痕累累,但偏不肯作罢,扭曲着、撕裂着、挣扎着,日久天长,最终形成了今天奇形怪状的怪榆林。我们不只是看到它的怪、丑陋、粗粝、畸形,更应欣赏和赞叹它对春天的向往,它对生命的执着。
  再看怪榆,我内心升腾起一种由衷的敬意。对生的眷恋,它经受了利斧砍斫,忍受和抵御了尖牙的啃噬,像一个经历硝烟炮火洗礼,从战场归来的战士,纵然残肢断臂,伤痕累累,依然傲然挺立,给人们留下了壮观的奇景。我敢说,它绝不比胡杨逊色,我想用人们描述胡杨的词句来表达对怪榆的敬仰:“它努力地深扎根系,努力地繁衍梦想。它高昂着枯竭而扭曲的肢体,仰天高歌,与自然、与生死较量。用自己感天动地的悲壮,昭示着生命的律动、生命的坚强和生命的歌唱。”活着,执着而顽强地活着,就是对生命最高的敬意,就足以震撼人心。嫩弱的小草、小花,傲然百年的怪榆,都有一种品质,那就是对生的渴望与生命的顽强。我想我们应该有些领悟并受到洗礼。就像驴友悠心草的感悟:“在阡陌世界里,给自己一片蔚蓝的天空,无论风雨,勇敢飞翔;在坎坷人生中,给自己一抹自信的微笑,无论得失,从容洒脱。”
  人生短暂,生命脆弱,但都要活得筋骨铮硬,都要活得凛然豪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