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一家人

——六十四团十六连的那些人那些事

来源:伊犁垦区报 时间:2016/12/25 18:21:00 点击:

         伊犁垦区报记者 佘光辉 通讯员 闫春羽  沙依甫加玛里  

        有这样一个地方,因《草原之夜》而闻名遐迩;有这样一群人,因向上向善而广为传颂;有这样一段情,因心手相牵而历久弥坚。

        初秋的六十四团,天高气爽、风清云淡。走进离团部30公里的十六连,这个有着传奇色彩的少数民族连队,说起汉族姐妹王小丽,问及维吾尔族兄弟阿布拉海提·卡斯木,打听乌兹别克族大叔吾布力·哈斯木……连里的各族职工群众如数家珍。

他是浸润人们心灵的一汪清泉

        再次见到阿布拉海提·卡斯木,是在六十四团十六连连部,岁月未曾眷顾英雄的容颜,昔日年轻的他如今已是霜染乌发,黝黑的脸上布满皱纹,肩背也略显佝偻,但双眸中那份坚毅与善良却分毫未减。掐指算来,距1996年三道河救人已整整20年了,让我们一起沿着时光的脚印,走近英雄的生活。
        自当年河中救人后,便有各方媒体相继跟踪报道,阿布拉海提·卡斯木还远赴北京,参加全国见义勇为先进模范表彰大会。尽管头顶上光环众多,但老实厚道的阿布拉海提·卡斯木依旧踏踏实实守着他那15亩耕地,一匹马,一头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波涛翻滚的三道河没有因敬畏英雄的威严而眷顾他的孩子。2006年7月,同一条河无情地夺走了阿布拉海提·卡斯木19岁儿子的生命,原本温馨快乐的家顷刻间坍塌,内心藏着巨大痛苦的男人还要忍痛安抚病弱的妻子。
        阿依克孜就是在这个时期来到了阿布拉海提·卡斯木的家。那是2006年秋季,十六连原指导员艾山江·依拉吉找到阿布拉海提·卡斯木,悄悄跟他商量了:“咱们团十九连有一个特困家庭,家里丈夫病故,妻子患精神病,8岁的女儿阿依克孜也是病弱不堪,没人照看特别可怜,你能收养她吗?”“能!我愿意!”简单干脆的回答之后,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和妻子当即赶着马车去十九连,将女孩接回了家。
        阿依克孜长期营养不良,患有肝腹水,一受凉便咳嗽、呕吐不止,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夫妇拿出家里仅有的2000元钱,一边到伊宁市的医院给孩子治病,一边辅助饮食营养,慢慢地,阿依克孜病好了,身上长肉了,脸上粉嫩嫩的,变得漂亮而可爱。
        一份抚养,一份责任,转眼10年过去了,昔日的阿依克孜变成了温婉美丽的大姑娘。2016年春季,按照维吾尔族的习俗,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和妻子拿出积蓄多年的4万多元钱给养女置办了嫁妆,把女儿风风光光地嫁了出去。连队人见了都说,阿依克孜来到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家,真是掉进了福窝里。
        嫁到霍城县大西沟乡的阿依克孜,婚后和丈夫打算摆夜市,卖烤肉,但钱不够,阿依克孜准备把养父母陪嫁的金银首饰变卖一部分用于购置专业烧烤炉,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得知后,制止了女儿。没几日,他就把自己借钱置办好的一套烤炉送到了女儿家。阿依克孜感动地流下了眼泪,她要努力赚钱、勤劳致富,回报养父母的恩情。
        和阿布拉海提·卡斯木相处多年的十六连乡亲都了解,他挣钱不容易。阿布拉海提·卡斯木除了家里那15亩地外,平时基本都是靠打工补贴家用。春耕春播时期,远在团部的农机大户尼加提·乌布力特地跑到十六连来请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去跟车播种。因为他跟播过的地块,播种机作业误差小,播量均匀,出苗率高,受到农户的一致好评。播期结束,尼加提·乌布力把5000元劳务费交到阿布拉海提·卡斯木手里,握着他的手高兴地说:“有你跟播种机,大家满意,我也放心,以后每年春天播种我都请你来帮工。”
        在自家的棉田里,阿布拉海提·卡斯木为解决多年的灌溉难题,投资1.2万元打了一口小机井,左邻右舍经常求助,阿布拉海提·卡斯木从不拒绝,甚至常常给他们倒贴水电费。
        在连队,阿布拉海提·卡斯木总是带头做好事,连队倡议给贫困家庭、重病患者捐款,阿布拉海提·卡斯木不论自己境况有多困难,总是跑在最前面。
        近年来,受惠于少数民族连队民生建设项目,十六连建成了现代化的文化宫和多功能幼儿园。今年初,连队在考虑一名幼儿园门卫兼连队办公区保安的合适人选时,干部职工一致推荐了阿布拉海提·卡斯木。
        6月,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安排好地里的农活,已经正式到幼儿园报到上班了。每天清晨六点多钟,他挥动扫帚的身影便出现在工作区域。扫完两边的院子,接着浇花、除草,整理花圃,到了上班时间,他交给大家的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工作环境。
        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很会合理调配工作,趁着孩子们上课的空当儿,他跑到对面连部办公室,帮着打扫办公室、擦洗门窗,整理报刊,手脚就没闲过。下班了,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单位,挨个检查门窗和电源,确定安全后才离开。有人说,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干的这份工作,远远超过了给他的报酬。他憨厚地笑着说:“钱多钱少都不重要,只要给大家做点什么,我心里就很高兴!”

他用真情传递爱与力量

        无独有偶,同一个连队,20年前阿布拉海提·卡斯木冒着生命危险勇救17名落水汉族同胞,而17年后,吾布力·哈斯木不顾生命安危从即将着火的轿车中救出了2名汉族兄弟。
        性格开朗,汉语流利,思维敏捷——这是吾布力·哈斯木给人的第一印象。两个多小时的采访,让我们了解到这位年过六旬的乌兹别克族老人感人事迹远不止2015年4月那次救人。
        1997年冬季的一个傍晚,天寒路滑,一辆从霍城县驶往六十三团的警车不慎滑入三道河,路经此处的吾布力·哈斯木看到后,立即下河相助,车里的3名干警全部被解救。
        2015年4月的一个雨天,同一条河边,一名17岁的智障女孩徘徊在河边,茫然不知归路,吾布力·哈斯木发现后,先是将冻得瑟瑟发抖的女孩接回家,一边嘱咐妻子照顾好她,一边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孩子的家人,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奔波,终于找到女孩的父亲六十三团某连副连长,吾布力·哈斯木第一时间将迷途的孩子交送到焦急万分的父母手中。
        2016年2月,吾布力·哈斯木和妻子一道去库尔勒探亲,归途中行至喀什一带,因大雪封路,往返大小数十辆车全部聚集一处。也因如此,当地不少餐饮旅馆服务点坐地起价,吃住价格都比原来高出五六倍。
        困境之中方显人之品贵。堵车的几天内,由于滞留人数太多,当地旅馆根本住不下,旅客们团结互助,敬老爱幼,年富力强者就住在车里,将旅馆让给老人孩子住;餐馆饭贵,有位拉了一车面包的女客商,自愿捐出自己车上的50箱面包,分发给身上缺钱的旅客。乌布力·哈斯木邻座的一位老大爷在探望了亲戚后身上的钱所剩无几,根本不够支付路上昂贵的吃住费用。吾布力·哈斯木注意到了老人的纠结,他搀着70多岁的老大爷到自己订好的旅馆,将自己的床位让给老人住,他和妻子挤在一张并不宽大的床上,一日三餐也是他在外面给老人买好送到房间……热汤热饭,温暖的房间,整整4天,看着像亲儿子一样细致周到的吾布力·哈斯木,老人感动得落泪了。
     “喂,到六十四团来的200个劳务工已经在路上了吗?好的,这边十八连食宿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放心吧!”放下手机,吾布力·哈斯木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制种玉米去雄季节,团里不少单位劳力紧缺,在这个时候,“神通广大”的吾布力·哈斯木像变戏法一样,总能把各方劳力“变”到最需要的地方来。
        掐指算来,吾布力·哈斯木从事劳务经纪人职业快20年了,凭借热心、善良、诚信广结人缘,他的队伍集六十三团、六十一团,六十四团、六十七团以及伊宁县、察布查尔县、特克斯县,包括内地来疆打工的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等多个民族的务工人员300余人,大部分都是失业无业人员和低保户。
        2015年夏天,霍城县砖厂有人给他打电话,说有23个四川姐妹没活干,能不能带上她们打工挣钱?吾布力·哈斯木当即同意,并尽快就近帮她们联系到农活,23人给花生地除草、装甜菜、挖洋葱,啥活都干,三个月下来,人均挣到9000多元。一群小姐妹拿到钱后高兴极了,都说要买礼物上门去感谢这位热心善良的“工头大哥”。
        粗略计算一下,他的劳务队中仅40名低保户每年就能挣到15万到20万元,300人的队伍年创收额百万元以上。在劳务队的兄弟姐妹眼里,吾布力·哈斯木是自己的亲人;在团场干部职工眼里,他是不可多得的功臣!
        一个高尚的人,绝不是天生自就。吾布力·哈斯木的父亲是上世纪50年代入疆来团的国民革命军人,在十六连任过连长,助力团场连队经济发展40多年,1986年去世。父亲在世时,常常给儿女们开家庭教育会:“你们很幸运,错过了动乱纷争的年代,赶上了国家改革发展的好时候,这么好的政策,一定要珍惜,搞好民族团结,共同为家园奋斗。”他把父亲这些话牢牢记在心里。
        在连队,吾布力·哈斯木是个活跃分子,他性格阳光、勤学好问,虽没有上过汉语学校,但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平时他喜欢参与公益活动,连队组织扶贫帮困捐物捐款他一次不落。
        2015年,刚退休的他,组织起连队退休干部、退休职工近20人,每人每月捐资50元,用于救助团场和连队品学兼优的贫困生。2015年底,他们把筹集到的5000元助学金送到团中学校领导手中。
        德行俱佳的吾布力·哈斯木2013年经民主选举,成为连队民主议事会代表。农闲时连队组织职工开展“科技之冬(春)”培训活动,特邀他就自己的善行义举给职工讲一堂课,吾布力·哈斯木不用备课,不要讲稿,不仅把自己一桩桩,一件件多年的真实故事情景再现,而且说起王小丽、阿布拉海提·卡斯木的事迹,更是滔滔不绝。一课讲完,职工群众喝彩的掌声久久不断。他说的那句话深深烙在了各族职工群众的心上——不要问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生活在这个美丽的家园,我们都是一家人!

她为困难群众筑起爱心驿站

        大雪时节,走进王小丽的新居,温馨、舒适,令人难以置信如此洁净的居室出自于一位身残女子之手。屋里数十盆各色花卉吐红展绿,美丽恬静的她持花壶依窗而立,双手一抬一扬之间,仿佛梦境中走出的仙女。
        今春,为了照顾生病的婆婆,王小丽第一次离开了她辛苦经营25年的商店,从六十四团十六连路口居住地搬到团部居住。不知为什么,住在舒适的楼房里,王小丽的心里却常常像少了什么东西,今年雨多,我不在的时候,那些过路的老乡知不知道来店里躲雨借伞?家里孩子多,日子拮据的阿布都热合曼·斯迪克隔时会到店里来借米借面,我不在的时候他来过没有?带着这些担忧,记者随王小丽一起走进她近年来的爱心行程……
        已记不清,刘齐远是王小丽收留的第多少个过路者了。2008年夏季的一个下午,一名年约40岁、身材瘦小、农民模样的男子,来到丽丽商店,自称名叫刘齐远。喝茶歇脚的空当儿,王小丽了解到,刘齐远从南疆来伊犁霍城县投奔亲戚想找个工作,可到了地方却发现亲戚家已人去屋空,几经周折,人没找到,却把身上带的路费都花光了。听了这番话,王小丽马上到厨房张罗做晚饭,四菜一汤端上桌,饿了一天的汉子顾不得客气,一口气吃下两大碗米饭后才连声道谢。夜近,王小丽和老公忙活着给刘齐远铺床找被,让他住下。十几天后,刘齐远寻亲无果,想重返南疆,送至车前,王小丽将500元钱交到刘齐远的手里:“大哥,回家路挺远的,这点钱你拿着,当个路费,以后来伊犁有啥难处还到我家店里来。”坐在车上,刘齐远掩饰不住感激之情,背过脸去一个劲儿地抹泪。
        2010年秋季的一个傍晚,一个背着大包袱、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走进丽丽商店买了一瓶纯净水。歇了一会儿后,青年跟王小丽商量:“姐,天快黑了,没钱搭车,这坏电视机背在身上走到霍城县恐怕得天亮了,在你家借宿一晚行不行?”“咋不行呢?行!”晚饭、房间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次日清早,王小丽在路口帮青年拦了辆客车,给了他300元钱,让他当路费和电视修理费。
        2015年入冬的一个早晨,霍城县清水河镇的俩父子骑摩托车去察布查尔县走亲戚,半路停车来到王小丽店里取暖,孩子只有五六岁,冻得嘴唇发紫,浑身打颤,王小丽赶紧把给丈夫刚买的一件价值千元的长款羽绒服拿出来,正好把孩子从头到脚裹起来,又给大人找了件厚实的棉衣,看着父子俩穿得暖暖和和继续赶路,王小丽揪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十六连职工居来提·卡得尔患病,双目失明,大脑做过开颅手术,家中一贫如洗,连队党支部、工会倡议全连给居来提·卡得尔捐款,大家你10元我20元献一份爱心,工作人员来到了丽丽商店,王小丽放到募捐箱里的是500元。一年后的一天,王小丽去连部办事,碰巧遇到了坐着轮椅、病情尚未转好的居来提,恻隐之心油然而起,立即将自己兜中仅有的200元钱送到病人手上。
        原十六连小学一至五年级,在二三百个少数民族学生中有不少孩子因家庭贫困交不起学杂费,买不起学习用品。一次,有一个巴郎的妈妈去店里借钱供孩子上学,王小丽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萌生了一种想法——她和学校领导联系,统计好贫困孩子的数量,然后每年投入四五千元为学生购买球鞋、书包、铅笔等生活和学习用品,从1996年至2010年连续资助了5年,直到连队学校撤除。
        多年过去,那些早年在连队小学读书,现在上高中甚至考上大学的维吾尔族孩子,心中都记着十六连路口商店那个善良美丽的王小丽阿姨。
        一个胸怀博爱的人,换来的是众人的尊敬。逢丽丽商店进货,店门前闲坐的巴郎们起身帮忙卸货、搬货,从不要报酬,在他们的眼里,王小丽就像自家的姐妹一样。
        有人说,抛开外来者不算,光是十六连的居民至少有60%以上都受到过王小丽的恩惠和帮助,这话一点儿不假。3000元、5000元、甚至上万元,多少都有。借钱的人,经济状况好转了,就来把钱还了;日子拮据的还不上,她也不催要。粗算一下,开店这么多年,借出去没还的加上店里赊账的钱,将近5万元。王小丽平静地说:“欠钱的人家里日子都不好过,我和丈夫商量了一下,这些多年的呆死账就当成爱心捐款了。”
        几天前,王小丽到团部巴扎买菜,一名坐轮椅卖唱乞讨的中年男子引起她的注意,沧桑的歌声触动了王小丽的心弦,她掏出买菜剩下的50多元全部放进男子面前那只缺了口的碗内。身边有声音在说:“怎么给那么多,给上一两块钱打发一下就行了嘛!”“一点儿也不多,我自己是个残疾人,我比谁都更能理解残疾人的难处,但凡有一点出路,都不会出来乞讨,这样的弱者,大家都应该伸出手来帮帮他!”说这话时,王小丽眼里噙满泪水。
        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一朵花可以点缀春天的美丽,行走在六十四团的大地上,从他们的点滴中寻找到一种温暖的心灵交集。这个交集是什么?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思想基础、民族精神和价值追求,是一种向上向善、向着阳光的温暖力量。